年少著述誓灭佛,不曾想竟修成净土第八祖

佛家藏单 2024-03-01  186

净土宗第八祖

Autumn Health Care

有这么一位大师,在年少时著书批佛,甚至誓要灭佛。然而世事难料得是,最终他却成为净宗九祖,在明末与憨山德清、紫柏真可、云栖袾宏并称“明代四大高僧”。他就是藕益智旭大师。


“明代四大高僧”佛学各有特色,紫柏大师性格豪迈,主张佛性禅宗,对佛教各宗派事项采取调和态度。而憨山大师慈眉善目,行事和风细雨,他所主张的是,禅教合一,禅净融合,将禅理完全纳入念佛之中。


云栖大师为净土八祖,早年由儒入佛,连遭丧亲之痛而入佛门,个性朴实简淡,温文尔雅。其思想遍及律、经、教、禅、净等各个方面,强调三教融合,重视禅净合一。


而今天我们要聊的藕益智旭大师则是主张禅宗、净土宗和律宗三宗统一,并主张思想理论的融汇圆通。相对来说,藕益大师的佛学思想更为丰富全面,主要融合了禅学、天台和律宗教理并涉及儒学的重要学说。


藕益大师本姓钟,乃江苏吴县人。他生于崇佛家庭,其父修持《大悲咒》十年后,其母突然梦见观音送子,因而感梦而孕生下了藕益大师。


在家庭的熏陶下,藕益大师自幼便好食蔬菜瓜果而不嗜腥膻荤血。但在他十二岁入书塾研读儒家经典后,便渐渐以圣贤之学自任而弃绝了佛学。为表达自己坚定的从儒之心,藕益大师甚至写了一部《辟佛论》来抨击佛教,并誓要绝佛。自此更是不再理会佛门戒律,开始吃肉喝酒。


重修佛律


让大师重归佛学的是他偶然得到的两本弘扬佛法,宣扬戒律的书籍:《莲池自知路》和《竹窗随笔》。两本书都是莲池大师的大作。读完之后,藕益大师大受触动,焚毁《辟佛论》后,便认定修习佛法乃其一生的追求。


而这一年,父亲逝世,诵念《地藏本愿经》为父超度尽孝心的藕益渐渐产生了出家事佛的想法。在此念头间彷徨三年后,藕益大师梦中得憨山大师指点,醒转后藕益大师便寻憨山大师高徒雪岭禅师剃度出家,了却心愿,得法名智旭。


在三十二年得修行生涯中,智旭祖师不仅研究各类佛典、领悟法相、禅、律、华严、天台、净诸宗教义,而且还以身弘法、讲经著书。


在出家初期,藕益大师对明末佛法律学坠废的现状相当不满,因此意图通过弘扬律法来重振教法。为此著述了《毗尼集要》,并注释了《梵网合注》。


藕益大师对戒律的解悟很深,但自认为躬行不够不足以为人表率,所以终其一生不敢与人授戒。


在当时,修习禅宗的人大多认为净土宗是教中权要,人们遇到念佛求法的信徒,多请求他们参究其中教义。可是,蕅益大师却独持一见,认为持名一法,就是圆顿心宗,大异众人之心。


四个问题


因此,有位叫卓左车的人便想以四个问题来诘难藕益大师。


四个问题分别是:


什么是念佛求法门中向上一招的修习道路?

怎样才能够做到“离四句而绝百非”?

什么是念佛求法的人终极准则?

什么是混淆是非的人脑后一槌?


不想藕益大师的回答引经据典,滔滔不绝,直听得任如痴如醉,钦服不已。


明永历二年(公元1648年)此时藕益大师五十岁,他向诚时法师感叹:“我从前念念想要回复比丘戒法,近年来却年年想着求生西方了。”


晚年的藕益大师专修净土,在《自像赞》中曾调侃自己:“不参禅,不学教,一句弥陀真心要。不谈玄,不说妙,数珠一串真风调。”


明永历七年(公元1653年),藕益大师显露小疾,便向弟子们交代:“在我圆化之后,就把我焚化掉,然后将那些骨灰碎屑,施撒到流水之中就算了。”


永历八年(公元1654年)藕益大师疾病日重,在给友人钱牧斋的信中写道:“今夏两番大病垂死。季秋阅藏方竟。仲冬一病更甚。七昼夜不能坐卧。不能饮食。不可疗治。无术分解。唯痛哭称佛菩萨名字。求生净土而已。具缚凡夫损己利人。人未必利。己之受害如此。平日实唯在心性上用力。尚不得力。况仅从文字上用力者哉。出生死。成菩提。殊非易事。非丈室谁知此实语也。”


清顺治十二年(公元1655年)藕益大师跏趺而坐,面西念佛,举手而逝。世寿五十七岁,法腊三十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