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鱼载月归,幸福本可以这么简单的

佛家藏单 2024-02-21  194

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吧

 末倒置

夜静水寒鱼不食,满船空载月明归

这世间的许多事情,往往在追求结果的过程中,我们渐渐地就忘了初心,因而陷入迷惘或是执着地困境中。


唐代船子诚德法师,有诗云:


千尺丝纶直下垂,一波才动万波随,

夜静水寒鱼不食,满船空载月明归。


禅师夜钓,不为鱼亦不为渔,只为这天地广阔,月明心静。


然而“千尺丝纶”喻人心识,从不知名处来,丝丝缕缕不可捉摸。而垂丝入心湖便激起层层涟漪,一波便是一妄念。


因此,在心识流转间,杂念早已一波动万波,这便是一丝心动,万念随之纷飞。此时,心中万波纷扰,初心或早已被扰攘的欲念所遮蔽。


对于寻常来说,此时月明心却未能静,垂丝入水后,眼前所见便是层层涟漪,心中所想便是寒水下金鳞。此时再不是为心境,不是为渔而是为鱼。


然而在心绪纷乱时,深夜寒水中的鱼儿却迟迟不见吃饵,正如生活中的诸多事情,往往并不如我们意料般发展,许多的事空茫一场,或许并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。所求,并不意味的必有所得。求鱼不见得便能得鱼,常人又怎能不遗憾惆怅呢。


因此,对于有道之人来说虽垂钓无所得,却也载得皎洁月光,满载而归。初心本不会为鱼,因而空船载月光便无失落而得淡泊悠寂之喜悦。


反观我们生活中,起心动念间,便往往因为心中得欲念和杂念而迷惘了初心。正如现在许多人深深得陷入了物质与生活得矛盾,却忽略了我们追求幸福得初心。


对于叔本华来说,物质与金钱不过是生活的工具。拥有它们只是为了可以更好得生活,并以此获得内心的幸福。然而当我们苦苦挣扎,只为执着于获得物质与金钱这些工具时,便已陷入了本末倒置的困境。


很多时候,幸福很简单。

很多时候,幸福并不建立在对金钱与物质的追求上。


正如陶渊明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,弃官归田,享受着简单而纯粹的生活,每每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便是悠然快乐。


当年苏东坡被流放儋州时,也曾穷困潦倒,无室可居,只得在当地土著的帮助下草草建了座“疍坞獠洞”。对于儋州的生活,苏东坡自嘲“食无肉,病无药,居无室,出无友,冬无炭,夏无寒泉”却也有个好处让人欣慰“无甚瘴也”。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,苏松坡却往往为当地人赠送的一个瓜,一块鹿肉而欣喜不自禁的又唱又跳。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简单的快乐。


当没有欲念杂思困扰,抛却对金钱物质这些工具的执着时,幸福也可以很简单的。


若钓不到鱼,空载着一船月光归去,不也是相当快乐惬意的事。